改写最后一课

【学习方法指导】 2016-03-20本文已影响

  如果只能上最后一节课了,你会是什么心情呢?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网络整理的改写最后一课以供大家学习。

  改写最后一课(一)

  今天是我的最后一节法语课了,从前我总后悔我只是个老师,要教导那帮顽童,今天我怎么不安了呢,我感到我正附身一种高大的重量,却笔直地朝这片土地倒下去,是要永远深深埋进这里么?要封锁一切么?

  我要镇定,我是老师,如果我垮了,那我的学生呢?让我着上我昔日那漂亮的绿色礼服吧,起码看出法国人衣冠楚楚。

  让我早点去学校吧,多看一会儿眼前的景物,多留点儿未来的记忆吧。

  我正在等待我的小弗朗士,昔日里如此顽劣,不知什么时候他才能回头啦……我肩下夹着大铁戒尺,我突然觉得好冷,我门法国的孩子,都应该不受一点惩罚,好好学习的呀!

  哦,小弗朗士你终于到了,没有错过着最后一课,我要开始讲课了……

  我不知道还有多久,我还能支撑多久,我不知道我对孩子们讲了那么多的‘昔日’,我是后悔自己么?还是后悔我的学生及我对面的乡里的人?

  我上了一堂又一堂课,作业我精心准备的东西我似乎全用上了,还那么耐心,孩子们,你们可懂我呀,可懂我的一片莲子之心?

  明天或许今夜,我就要失去这儿了,上天啊,你叫我于心何忍,我的学生,我的讲台,就连我手中的粉灰。啊!我想不下去了,法国一定要胜,将来,我老了,或许等不到我的四十年来的心血重见了,但是我的儿子,我的学生,一定会来的。

  让我写下两个大字吧,在我心中在法国人心中:

  法兰西万岁!

  现在是该放学了,多么艰难的国运啊,但是(我示意放学),我们心中的法兰西必胜!我想完了,我的学生陆续走了,恶毒的军队要来了……

  改写最后一课(二)

  在那天晚上之前,我从未感到如此的悲痛,那种痛苦,远比亲人的逝去来得深。

  那天晚上,我洗漱完毕,正坐在桌前备课,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寂。我懒洋洋地站起来,从窗口往外看,隐隐约约几个人影,好像是部队的官兵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开始紧张起来。我犹犹豫豫地打开了门,只见门外望着我的,是一双双冷漠的眼睛。

  一个德军军官看了看我,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写满德文的纸递到我面前,“这是你的停职令!新老师后天就到,请您在明天日落之前离开这里!”他似乎成了这里的主人,像对待奴隶一样对待我,我气愤得发抖,恨不得揪住他,大声告诉他:“这里是法国的土地,法国人民才是这块土地永远的主人!”

  他们走后,我坐了下来,一想到明天是我最后一次教那些可爱的孩子,我便心如刀绞,望望窗外,天那么暗淡,星也灰暗了许多——正如我此时之心。“睡吧……”这是今天我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火光冲天,侵略者抓住我,用鞭子抽我,用棍子打我,我不屈地反抗着,鲜血、伤痕布满我全身……一声鸡鸣,我从梦中醒来, 我回忆起梦中之景,无奈地笑笑。我不过是个教师,除了教书,我还能做什么?我简单吃了早餐,穿上了我最漂亮的礼服。临出门,回头望望这间简陋的小屋,此时此刻,它在我心中,是那么的温暖,给了我直面命运的勇气。

  我走下楼,站在教室门口,深吸一口气,安慰自己:该来的总会来……在我跨进教室的那一刹那,空气好像凝固了似的,教室里的同学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既而又窃窃私语。他们脸上的表情很使我难过,于是我转过身去,凝视着空空的黑板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估摸着学生该到齐了,便转过身来,这下却让我吃惊得张大嘴巴——教室后排坐着从前的镇长、邮递员等一些老人,我微微感到不安,但很快又平静下来——他们向我微微的点点头。

  我环视了一下教室,目光在一个空位上停住了——小弗郎士还没来!我深知现在时间的宝贵,但我不希望给这最后一课留下任何遗憾!我只好耐着性子等着,不停地踱着步子。

  手表上秒针一圈一圈的转着,我开始由不耐烦转为失望。突然,“嘭”!门被轻轻地推开了,是小弗郎士!

  我的心轻松了,温和地对他说:“快坐好,小弗郎士。我们就要开始上课,不等你了!”等他坐好,我也坐上椅子,严肃地对他们说:“孩子们,柏林已经来了命令,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准教德语了。新老师明天就到。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法语课,希望你们能够多多用心学习。”说完,我便开始上课。

  首先,我总结了同学们学习的弊端,然后,从这一件事谈到那一件事,谈到法国语言上来了。我告诉他们,法国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——最明白,最精确;又告诉他们,我们必须牢牢记住它,这样我们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。说到这里,我就翻开书讲语法。我总有一种奇怪的冲动,希望把我所有的知识都塞到他们的脑子里。

  法语课完了,我们又上习字课。我发了一些新的字帖给他们,字帖是我特意挑选的,帖上都是美丽的圆体字:“法兰西”“阿尔萨斯”。这些字帖挂在课桌的铁杆上,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飘扬。我看的发呆了,不禁在自己的桌上也“升起”一面“小国旗”。

  看着孩子们认真的样子,我从心底感到一丝满足。望望窗外,花儿依旧那么艳,草儿依旧那么青,即将成为亡国奴的命运无碍于它们,“我的花儿呀,”,我想,“你们即将被敌人所践踏,但愿来世你们还作法国花!”微风吹过,紫藤悄悄地趴在窗口向里望,我看着它,不禁回想起四十年前的那一天,它还是一颗小小的种子,静静的躺在我手中,我将它轻轻的种下,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开花。四十年,四十年啦!四十年都过去啦!难道我的教学生涯就这么屈辱地结束了吗?

  不过,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,这些学生,他们都即将长大,他们将为祖国而发芽,为祖国而开花!

  忽然教堂的钟敲了十二下,祈祷的钟声也响了。我站起来,脸色惨白。“我的朋友们啊,”我哽住了,我说不下去了。

  我转身朝着黑板,用尽全身力气写了两个大字:

  法兰西万岁!

  然后我僵住了,只向学生们做了个手势:“放学了——你们回家吧!” 都该走啦……

  改写最后一课(三)

  在课堂上,我们边做着练习,还边打闹,一个安静的教室转眼间成了菜市场。本应安静听讲的同学仿佛成了一个个小贩,为了一两角钱讨价还价,赋予了教室一股“活力”。一瞬间,分贝一下降了下来,哦,原来是刘老师的到来,怪不得,但听觉灵敏的她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发脾气,或者把我们骂得无地自容,缓缓地蹦出一句话:“我也不管你们了,我已经递上辞职书了,明天或者在不久的将来,你们的新老师就来了。”

  顿时,我们全班都静下来了。是的,非常静,教室从来没这么静过。我知道,现在每个人都在想着一个问题——老师为什么走?是因为我们调皮捣蛋吗?是因为我们的成绩仅次于倒数第二?是因为忍受不了我们吗?原因我不得而知。

  “老师,你为什么走?”“老师,你不要走!”一声声喊声爆发出来,老师一听,先是一楞,可能是没想到我们会如此热情地挽留她吧,她用手理理头发,笑笑说:“不要假惺惺了,我走了你们高兴了吧!”“是的,我们高兴,我们高兴得起来吗?”我轻声说。

  老师,您还记得吗?那次,你要我们听写单词,虽然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晚上的时间,但还是给我们再看一两分钟。你说:“错一个改50遍,大家不要看书,写得出多少就写多少,抄50遍就可以记住这个单词了,好!关书!”

  教室里安静极了,只有老师读单词,笔“唰唰”写字的声音,偶尔抬起头来,看见几个同学正用笔敲着脑袋冥思苦想呢!再转眼看自己的本子,全写出来了,心想:果然昨晚的辛苦没有白费。正当我沉浸在喜悦中时,“啪”的一声,赵雪玲的英语书被老师抽走了,原来赵雪玲没背得单词,直接拿书抄。

  天气由晴朗转到多雨,老师也不说什么,但我知道老师这是恨铁不成钢啊!她恨我们为什么不能靠自己的本事写呢,她想知道我们班谁的基础差,从而帮她补习。

  在这最后一节课中,显得如此安静,只有我们“唰唰”写着作业,老师批改作业。老师正坐在课堂旁边的小桌子批改作业。

  老师,你不会忘记吧。就在那儿,也是在批改作业。在考完试后,你对我说:“为什么沈灵杰总是写得快,而你却不行呢?”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一时语塞,“沈灵杰他英语好。”“沈灵杰他英语也就是半斤八两。”老师说,我听完,不再觉得沈灵杰他英语比我好了,而把他当成和我差不多。

  前几天,我还不能真正理解严厉也是一种爱,但今天理解了。老师请不要忘了,您曾经教过一班调皮捣蛋的学生!

  改写最后一课(四)

  今天,我穿上了那件绿色礼服,为了纪念今天的最后一课。一切都是那害人的普鲁士宾干的。

  平常的日子,在上课前,课室总有一阵喧闹。可今天,一切都偏安静。孩子们都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他们全都很安静,他们今天也懂事了许多。我发现,课室后排一向空着的板凳上坐着好些镇上的人,他们也一样的肃静。其中有郝叟的老头儿,戴着他那顶三角帽,有从前的镇长,还有些旁人。他们也是来纪念这深沉的最后一课。来谢谢我40年的教育。

  这时候,小弗郎士在轻轻地推开门。只见他不敢抬起头来,只悄悄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去。他一定是怕挨我的骂。“快坐好,小弗郎士,我们就要上课,不等你了。”我安慰地向他说到。我不应向往常一样责骂他了。像刚才对小弗郎士说话那样,我即柔和又严肃地说:“我的孩子们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了。柏林已经来了命令,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许教德语了。新来老师明天就到。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法语课。”  

  接下来,我让孩子们背书。我抽到小弗郎士。他站在位置上不动,我知道他一定背不到,因此我没责备他。

  我翻开书讲语法。我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在离开前全教给孩子们。在接下的习字课上,我给孩子们发下字帖,帖上都是圆体字:“法兰西”“阿尔萨斯”。他们那么专心!只听见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响。

  时间不早了,打了中。

  我愣在了椅子上,一动不动,瞪眼看着周围的东西,我要把今天的一切珍藏在我永恒的记忆里。四十年过去了,在这个小小的地方,我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成长。转眼间来到了眼前,我还剩些什么呢?面前是我的学生,窗外是我的小院子。胡桃树和紫藤都是我的老朋友了。可现在,我就要跟这美好的一切分手了。此时,妹妹正在楼上走来走去收拾行李!——我明天就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了。

  忽然,窗外传来了普鲁士兵的号声,他们已经收操了。我猛地站了起来,浑身都发热。我说“我的朋友们啊,”“我——我——”我说不下去了。我转身朝着黑板,拿起一支粉笔,使出全身的力量写上“法兰西万岁!”然后我痛苦地呆在那儿,头靠着墙壁,话也不说,只向孩子们做了一个手势:“放学了,——你们走吧。”

网友评论

Copyright © 2006 -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
发米吧 版权所有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