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写江南逢李龟年

【学习方法指导】 2016-03-20本文已影响

  《江南逢李龟年》是杜甫写的一首诗。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网络整理的改写《江南逢李龟年》以供大家学习。

  改写《江南逢李龟年》(一)

  一天,杜甫正独自走在路上,望着面前的一派江南的好风景。路上,时不时有一两片落叶飘过。桂花树上开着香飘十里的黄桂花。

  杜甫走进一家小茶馆,斟上一杯酒,慢慢地独自品了起来。

  远处,一阵阵幽怨的歌声飘了过来。杜甫听见歌声,放下酒杯,寻声而去。边寻边想:这歌声,怎么那么像李龟年老弟的歌声呢?他走近那位歌唱人:虽然衣衫褴褛,衣冠不整,但双目有神,歌声响亮。杜甫心想:不错,是李龟年老弟,他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?杜甫连忙迎上前去,激动地说:“老弟!老弟!”李龟年还没有反应过来,两眼直直地看着他。忽然,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,连连叫道:“杜甫!老哥!”两人热泪盈眶,一起走进茶馆,一起交谈。

  李龟年说:“老哥,想当年,我可是岐王、崔九家里的常客,我经常应邀去他们家唱歌,那时的我也是极为富有:衣服是一根一根的金丝编成的,身上的玉佩是和田玉,房子如皇宫一般大,可我现在呢,衣服粗得像麻袋,头发乱得像狗窝,四海为家,为什么?因为叛乱之后,岐王、崔九都不请我了,我失去了经济来源,家里自然要吃空的,唉!”

  杜甫点点头,心想:我何尝不是呢,想当年,我家还算富裕,可现在呢,被叛军捉去,现在又逃了出来,生活清贫起来。

  杜甫开口说:“是啊,人事变化无常,谁都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  “是啊!”李龟年说。

  就这样,他们谈天谈了好久。

  改写《江南逢李龟年》(二)

  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不知倾国……”婉转的唱腔悠悠地从山水屏风后面传来。他瘦削的身材,衬着一袭白衣越发挺拔。这位明眸皓齿的男子,一进府,他咿咿呀呀的声音便绕过红木雕花凤栏、水帐琉璃纱、翡翠幕布,一曲《倾城》便惊羡了无数目光。

  岐王的面色比以往红润了几分,这大唐盛世,可是一天天繁华起来了。崔涤当上了殿中监后也开始发福,吃喝玩乐之际,也随着王公贵族间的一股文艺风,将诗词茶曲什么的给搜刮个遍。“来,杜甫啊,这位是李龟年先生,你已经听说了吧。”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那位在殿堂上歌唱的白衣男子,不知何时已敛去了神情,眉眼淡淡的。“李龟年先生,幸会。”我正要作揖,手已被他握住。极其柔软的触感,声音也像上好的丝绸般令人惊叹,“大诗人不必客气。”一番客套后,他继续自品香茗,不再说话。

  后来,见面的次数就渐渐多起来了,我有幸多次欣赏到李龟年先生精湛的表演,有幸见到许许多多的达官贵人。这里,能见识到和民间不一样的生活,比如车水马龙,吟诗作画,歌咏弹琴,结交名人,畅谈逸闻趣事,还能听到闻所未闻的天下大事。热闹的场面,让人意气风发;赞叹之词不绝于耳,又让人不觉飘飘然,忘记了自己。觥筹交错间,不知今夕何夕。来的次数一多,我和李龟年先生彼此敬慕对方,视对方为知己。我们不再拘束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  一天,茶过午后,主人邀请我在府上做客。闲暇之余,绕过亭台楼榭逛上一圈,不经意间和李龟年先生碰上个正着,正要客套,他朗声大笑:“杜诗人,我们也算是有缘之人,不如畅谈一番,如何?”

  夜风阵阵穿庭而过,我们的长谈是愉快的。我们回忆过去,叙说当下,遥望未来,有时激情四射,有时又不免隐隐地忧伤。未来会怎样,究竟有谁知道?这大唐盛世,将持续几年,或者几十年?我们的未来,怎样才不会随这盛世繁花一同凋零?末了,他说,杜甫啊,以后再相见,为我做首诗吧。

  现在,暮春时节,落花缤纷。我流落在美丽的江南,居无定所。安史之乱,让美好的一切化为乌有。大唐盛世早已是过眼烟云。这天下午,我照例出了门。江南,温暖的风,飘飞的杨柳,清脆的鸟声……我木木地走在美丽的江南,内心的伤痛犹在,哪有闲情逸致去欣赏风景?“是杜甫吗?”一声苍老的呼唤,不由得让我停住了脚步。“谁?”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他什么时候来到我跟前的?“我是李龟年啊,不认识老朋友了?”眼前的人展现出和多年前一样的微笑。才几年?就老成这般模样?记不清了。“老朋友,诗呢?还作诗吗?”泪,缓缓落下。曾经的诗豪气万丈,如今的人落魄潦倒,激情不再。我知道终有一天会与你再会,却不曾想是此时此地。好,就写一首吧。往事一幕幕浮现,曾经的繁华是一场梦吗?“岐王宅里寻常见,崔九堂前几度闻。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……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

  我落泪。以后,不会再有这样一个人,与我在这满目疮痍的繁华下,长歌当哭共残阳。

  改写《江南逢李龟年》(三)

  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不知倾国……”婉转的唱腔悠悠地从山水屏风后面传来。他瘦削的身材,衬着一袭白衣越发挺拔。这位明眸皓齿的男子,一进府,他咿咿呀呀的声音便绕过红木雕花凤栏、水帐琉璃纱、翡翠幕布,一曲《倾城》便惊羡了无数目光。

  岐王的面色比以往红润了几分,这大唐盛世,可是一天天繁华起来了。崔涤当上了殿中监后也开始发福,吃喝玩乐之际,也随着王公贵族间的一股文艺风,将诗词茶曲什么的给搜刮个遍。“来,杜甫啊,这位是李龟年先生,你已经听说了吧。”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那位在殿堂上歌唱的白衣男子,不知何时已敛去了神情,眉眼淡淡的。“李龟年先生,幸会。”我正要作揖,手已被他握住。极其柔软的触感,声音也像上好的丝绸般令人惊叹,“大诗人不必客气。”一番客套后,他继续自品香茗,不再说话。

  后来,见面的次数就渐渐多起来了,我有幸多次欣赏到李龟年先生精湛的表演,有幸见到许许多多的达官贵人。这里,能见识到和民间不一样的生活,比如车水马龙,吟诗作画,歌咏弹琴,结交名人,畅谈逸闻趣事,还能听到闻所未闻的天下大事。热闹的场面,让人意气风发;赞叹之词不绝于耳,又让人不觉飘飘然,忘记了自己。觥筹交错间,不知今夕何夕。来的次数一多,我和李龟年先生彼此敬慕对方,视对方为知己。我们不再拘束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  一天,茶过午后,主人邀请我在府上做客。闲暇之余,绕过亭台楼榭逛上一圈,不经意间和李龟年先生碰上个正着,正要客套,他朗声大笑:“杜诗人,我们也算是有缘之人,不如畅谈一番,如何?”

  夜风阵阵穿庭而过,我们的长谈是愉快的。我们回忆过去,叙说当下,遥望未来,有时激情四射,有时又不免隐隐地忧伤。未来会怎样,究竟有谁知道?这大唐盛世,将持续几年,或者几十年?我们的未来,怎样才不会随这盛世繁花一同凋零?末了,他说,杜甫啊,以后再相见,为我做首诗吧。

  现在,暮春时节,落花缤纷。我流落在美丽的江南,居无定所。安史之乱,让美好的一切化为乌有。大唐盛世早已是过眼烟云。这天下午,我照例出了门。江南,温暖的风,飘飞的杨柳,清脆的鸟声……我木木地走在美丽的江南,内心的伤痛犹在,哪有闲情逸致去欣赏风景?“是杜甫吗?”一声苍老的呼唤,不由得让我停住了脚步。“谁?”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他什么时候来到我跟前的?“我是李龟年啊,不认识老朋友了?”眼前的人展现出和多年前一样的微笑。才几年?就老成这般模样?记不清了。“老朋友,诗呢?还作诗吗?”泪,缓缓落下。曾经的诗豪气万丈,如今的人落魄潦倒,激情不再。我知道终有一天会与你再会,却不曾想是此时此地。好,就写一首吧。往事一幕幕浮现,曾经的繁华是一场梦吗?“岐王宅里寻常见,崔九堂前几度闻。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……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

  我落泪。以后,不会再有这样一个人,与我在这满目疮痍的繁华下,长歌当哭共残阳。

网友评论

Copyright © 2006 -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
发米吧 版权所有

回到顶部